起底網龍華漁,從游戲到教育需要跨幾步?

起底網龍華漁,從游戲到教育需要跨幾步?

2018年的“華漁教育誓師”活動大會上,網龍副董事長、華漁董事長梁念堅宣布,“未來將分拆華漁教育獨立上市。”

一句分拆獨立上市判定了這個隸屬于網龍教育業務子公司的未來,也讓人們重新審視了這個向來低調的公司。

游戲公司做教育?

1999年,劉德建、劉路遠兄弟以77.7萬元啟動資金創建網龍。彼時,網龍以互聯網游戲起家,推出了多款網游。借助游戲業務持續帶來穩健的現金流,網龍開始了新的布局。2010年,網龍成立教育業務子品牌“網龍華漁教育”,將戰略重心轉移到了教育方面。

2013年,網龍以19億美元的價格將91無線出售給百度,創下當時國內互聯網產業最高并購記錄。靠著這筆資金,在接下來的時間里,網龍全力加碼在線教育產品,大規模向在線教育應用平臺拓展。并在2015年并購了全球智能教育硬件廠商普羅米休斯,開始觸及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用戶群體。

有錢任性還是有前景才任性?

細數網龍華漁的教育布局,關鍵詞的前三里,買買買絕對能排上名字。

微信圖片_20190806163553

2013年,網龍聯合鴻海、嘉御基金投資3300萬美元擴張在線教育業務;

2015年3月份,華漁宣布和北師大合作,共建北師大智慧學習研究院,深耕智慧學習;

6月份,網龍全資收購專注于國內教育產業的智能語音技術提供商馳聲信息科技;

10月份,華漁宣布和北師大聯手研發智能教育機器人;

2017年1月,與教育公司培生宣布合作,雙方實現優勢互補,共同研發沉浸式教育應用產品;

2018年5月初,聯合美國北德克薩斯州大學,建立第一所數字研究中心,承擔著創新孵化、課程開發、資源生產等任務,開展各類教育信息化創新應用研究,推動先進的研究成果和優質的教育資源在全球范圍內實現共享;

5月底,與北京師范大學、塞爾維亞諾維薩德大學合作,建立“未來教育虛擬實驗室”,促進與中東歐國家在教育信息化領域的合作;

2019年5月,攜手樂高教育、福建幼兒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共同簽署STEAM 教育三方合作諒解備忘錄,深入開展學前 STEAM 教師人才培養與實踐等工作。

大手一揮的買買買背后是網龍華漁迅速成型的教育布局。大量并購依靠資本的力量,能夠迅速搭起規模不小的教育“集團”,集合其固有的資源與優勢。提高資源的使用效率和產出效率,節約研究和開發費用投入,降低營銷過程中的費用支出。也使網龍在保持原有游戲領域的同時,向新的領域擴張,在教育板塊經營的同時保持核心競爭力。截止目前,網龍的業務擴張到了埃及、尼日利亞、肯尼亞和馬來西亞等新興國家市場。教育板塊覆蓋192個國家,接近1億用戶,超過1200萬教師,覆蓋150余萬間教室。

教育業務逐漸與游戲并行,網龍開啟雙主業之路

2015年,網龍海外業務的擴張速度明顯加快。這一年,網龍收購了蘇州馳聲信息科技與國際教育品牌普羅米休斯,業務進入全球150多個國家。也是這一年,網龍的教育板塊第一次在年報上有了獨立位置。自此,網龍教育業務曝光在大眾的目光下。

披露后的教育業績營收數據一路上升,直到現在基本上形成了游戲+教育雙主業的態勢。據網龍2018年全年財報顯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網龍總收益達人民幣50.38億元。來自游戲業務的收益為人民幣23.67億元,占公司總收益的47.0%;而來自教育業務的收益為人民幣25.66億元,占公司總收益的50.9%。教育業務逐漸與游戲并行,成為網龍的業務支柱。

微信圖片_20190806163558

網龍通過游戲業務積累起的強大的現金流為后期進入教育賽道提供了充沛的資金。在技術層面,網龍公司在游戲引擎、網絡交互等方面的技術優勢應用到教育產品的研發中后,可以極大提升用戶體驗。而且網龍公司通過游戲積累了大量的用戶基礎,這些用戶與教育領域的目標用戶具有很大重合度,可以通過品牌效應,為教育產品進一步導流。

從游戲到教育一步一步走來,網龍的跨界之路看起來似乎并不困難,但同時,教育并不是單單依靠資金和技術就能成功,與其他教育公司相比,從游戲切入教育業務的公司也許可以把產品做得很好,卻缺乏教育基因。對于堅持全球化擴張的網龍來說,如何強化自身業務應對外部競爭,依然是不小的挑戰。

下一步目標是VR?

接連不斷的并購出手下,網龍構建了以內容工廠、工具超市、行業平臺和學習社區4個層層遞進的板塊。業務涉及到學前教育、基礎教育、高等教育、職業教育、企業服務、非學歷及終身培訓等六個模塊,將目標群體擴展到全年齡段。

微信圖片_20190806163603

而網龍的步伐也從國外走回了國內,在國內方面,網龍將主要精力放在了教育軟件和資源建設上。2016年,網龍與福建省政府聯合打造面向全球的中國·福建VR產業基地。并在2017年成立網龍普天教育公司,依托福建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紐帶優勢,重點聚焦福建省職業教育細分市場。相比于華漁教育打造面向全球的終生學習社區的愿景,普天教育的重心則放在了VR/AR教育上。據華漁內部工作人員透露,未來華漁教育和普天教育因為業務側重點不同暫時不會合并。那么當華漁教育分拆上市后,或許VR就是網龍公司的下一個重點布局?

據悉,目前網龍在VR方面已經投入市場的具體產品:101VR創想世界(VR編輯器),主要使用對象是師生、專業領域人員、普通大眾。支持VR內容一鍵式發布,能夠實現3D場景模型的自由選取。

不過目前國內VR和教育領域融合還有著諸多的挑戰:在觀念的接納度方面,傳統教育觀念相對保守,無論是ToB還是ToC,傳統教育領域的用戶或是從業者,要去接受一項新的技術并普及,需要一個接受過程;

在新技術的適應度方面,目前市面上VR產品佩戴的舒適性各有差異,不少人佩戴VR設備時,都會有眩暈感覺,這也會給用戶體驗帶來減分;

在經濟投入方面,普通消費者對價格最為敏感,目前好的VR產品價格并不能被大眾普遍接受,而且優質內容的創作也要投入很大的成本。ToB、ToG方面更關注產品的技術含量以及實際運用效果,而ToC的用戶群體更加關注產品銷售的價格因素。

由此來看,網龍在VR教育方面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結語

距離網龍上一次引人關注的出售也已經過了6年時間,從把“17173網站”以2050萬美元賣給搜狐,再到“91應用平臺”19億美元的天價出售,網龍似乎總能獲取到互聯網最佳的時機。

而這一次將華漁分拆上市,也可以看出網龍對于教育產業的重視。就像網龍CFO任國熙說的那樣,“目前Edtech還處于是一個非常早期的發展階段,未來全球的教育板塊擁有巨大的機會和長遠的潛在增長空間。因此,教育會是公司計劃長期發展的業務。”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創業者張小敬:嚼著玻璃凝視深淵
創業者張小敬:嚼著玻璃凝視深淵
2019-08-09
282次瀏覽
結尾的目的在于解決并平衡開端及中間展現的矛盾情節。設置目標,出現阻礙目標的障礙,克服障礙,完成目標,在目標與障礙之間,所有的故事都會在結尾處形成一個閉環。這個閉環,或是完成這次的目標,或是出現新的目標,又或是給出一個回味十足的模糊結局。
2019廣告生態格局分化 , 分眾傳媒為何獲得更多流量和廣告增量?
2019廣告生態格局分化 , 分眾傳媒為何獲得更多流量和廣告增量?
2019-08-05
371次瀏覽
2019廣告生態格局分化 , 分眾傳媒為何獲得更多流量和廣告增量?
廣告文案,不是要說服每個人!
廣告文案,不是要說服每個人!
2019-08-01
848次瀏覽
廣告文案,不是要說服每個人!
做爱视频-性交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