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養的豬現在怎么樣了

對于全國所有與豬相關的人士,過去的一年,是充滿焦慮的一年。由于在養豬這件事上,丁磊寄予了強大的技術野心,網易的養豬場備受關注。

在網易考拉上天價買科技黑豬,還是三年前互聯網圈最時髦的話題。但2019年9月6日,網易考拉已被阿里巴巴以20億美元收購。在這個不確定性越來越大的時間周期里,故事的發展總是出其不意。

01

網易豬場終于發聲了。9月10號這天,網易味央通過官方微信號發布了最新推送,分享了四條消息。第一條就是有關豬肉價格的說明——“網易味央的黑豬肉價格穩住了。”

丁磊大概沒有想到,投入養豬行業短短幾年時間,網易豬場就開始應對一次行業的集體危機。2018年8月23日,豬瘟蔓延到溫州一帶時,370公里外,網易豬場所在的浙江省安吉縣如臨大敵。該縣所有的養殖場和屠宰場負責人都被叫到縣畜牧局參加培訓。副局長徐達要求,守好豬瘟“每一道防線”。

安吉不是一個養豬大縣,但是同一天,在縣行政指揮中心506室,該縣防治動物疫病防治指揮部也開始部署,可見這件事的重要和緊迫。畜牧獸醫局更是組織人員,對該縣境內的36家生豬養殖規模場、3家屠宰場展開一次徹底的大排查。

從8月8日開始,15個鄉鎮的畜牧專管員就開始布置了。檢查越來越頻繁,所有環節都被要求“嚴防死守”。連通安徽的13個路口設置了檢查點、懸掛橫幅、安裝照明設施,鄉鎮聯系干部、責任人和值守人員開始實行24小時值班。

網易味央豬場所在的皈山鄉,從地圖上看,其中大部分土地保持原始竹林、板栗林、茶園等植被。這或許成為那些黑豬躲避外界病原和污染的屏障。豬場在一個百度地圖導航不到的地方:9月初,我從縣城中心出發,驅車13公里,道路由寬變窄,兩側住房的高度和密度越來越低,經過一片又一片的田地、水池,在高達一米多的草被深處,網易味央豬場出現在路的盡頭。

一道黑色的柵欄鐵門,極不起眼,門口一間門衛室。見我到訪,一位保安走出門,“這里不是可以隨便參觀的地方。”他拒絕的語氣嚴厲且熟練。

大門正對著的是一堵白墻。一條小路從墻的前面向兩邊延伸出去,真正的園區要走上一段路才能見到:豬舍高度和屋頂傾斜度均為20度,白色的板房,黑色棚頂,設計簡單。豬舍在園區占地面積很小,大部分被綠植覆蓋。除了茶園,還有耕地,種著供豬食用的植物和員工食用的蔬菜。

丁磊養的豬現在怎么樣了

網易味央豬場 豬舍

關于豬場內部的更多信息至今停在2017年。過去,被邀請進去參觀的人,會被要求穿上防護服,并通過超聲波霧化消毒通道的封閉式消毒才可進入養殖區。而在消毒通道一側設有浴室,養殖區的技術人員每天上班進入前要洗澡,下班出來也要洗澡。現在看來,這些措施對于一家豬場來說極端重要。

對于全國所有規模的養豬場來說,過去的一年,是充滿焦慮的一年。

02

這不是第一次考驗了。就在丁磊剛剛宣布養豬的2009年,山東省爆發豬流感。開局形勢就不好。后來丁磊回憶,有朋友勸他,“趕緊找個臺階下來算了。”丁磊說:“扯淡,我相信中國人還是要吃豬肉的。”他對養豬充滿熱情,放出不少豪言壯語:網易計劃將養豬的全過程放在網站上直播,消費者買到豬肉后,可以上網查到這頭豬是怎么養出來的。

不是沒有直播過,那是2017年,沉寂了幾年之后,丁磊養的豬進入了網易最熟悉的宣傳賽道:那年3月22日,網易和小豬短租合作,以1元的價格開放兩個網易豬場員工宿舍試住名額。一周之后,丁磊邀請財經作家吳曉波在網易豬場直播,一個多小時的直播訪談里,丁磊請吳曉波親口品嘗用豬糧原材料做的餅干和面包,還強調小豬排泄物凈化后處理的水可以直接飲用。

但現在,即使是一家同等規模的普通豬場,也不會輕易允許外人進入了:細菌可能會藏在各種意想不到的地方。得知豬瘟傳進國內的第二天,穗豐養殖場的管理層們馬上就坐不住了,決定即日起全養殖場封場,里面的人不讓出,外面的人不許進。

拜訪客戶根本別想——一切外人都不被豬場歡迎,就連到豬場挑選小豬的客戶在提出強烈需求后,才被允許進入門禁,但也只是通過監控看磅秤(進入門衛室前,客戶要在浴室洗頭、洗澡、換衣服,所有隨身物品經過臭氧紫外線消毒30分鐘后,放入自封袋,全程不允許使用)。

穿梭于養殖場和屠宰場的裝豬車是最大的隱患源。2018年之前,裝豬車可以隨意出入,啟動緊急方案后,進入豬場的車要經過6次消毒。第一道消毒點設在距離豬場10公里外。

即便這樣,該養殖場技術總監廖正赫還是不安心,他告訴我,焦慮得根本睡不著:光是防控方案就寫了將近7000字,消毒變成了頭等大事。這是一場看不見的戰爭,封場從去年8月最后一天開始,一直持續到今年6月。整整11個月,養殖場的員工們除了離職的,寸步沒離開豬場。

參觀網易豬場的要求一直都很嚴格。廖正赫的朋友王瑞年兩年前曾前往參觀。他從業十多年了,大學讀的是養豬專業,專門研究豬肉品質。那時,福建省一家飼料公司的老板通過一些關系,爭取到網易味央豬場考察,牽頭聯系了福建省幾家知名養豬場場主、飼料公司老板、養豬創業公司去參觀。

網易農業CEO倪金德早就等在豬場門口。這個園區占地面積1200畝,豬場由清華大學設計學院完成:這個團隊此前的作品是南極科考站——王瑞年回憶,他最受觸動的細節是網易豬場的員工宿舍。房子是用集裝箱搭成的,雙人標間,一層是餐廳,二層住人,一整面落地窗正對著豬場,“我就覺得好超前。”

但即使是那時,考察團也沒有被允許都進入豬舍,只有福建省養豬的首席科學家代表他們進去了。

丁磊養的豬現在怎么樣了

網易味央豬場 員工宿舍

03

對于王瑞年來說,網易豬場的很多地方叫他感到好奇。這家互聯網巨頭成立了農業事業部,核心員工只有幾人,但已經和網易郵箱事業部、游戲事業部平起平坐。農業事業部在網易杭州的辦公室就在丁磊隔壁,整個部門也被丁磊給予厚望。在網易內部,普通員工也能感覺到老板對豬肉的重視。當年網易有道用戶破5億,丁磊決定的團隊獎勵中有一項就是網易豬肉的認購券。

為了考察養豬,當時網易農業的負責人毛山和周炯用兩年時間,滿世界參觀國內外養殖企業,還把專家從歐洲、美國直接請來考察。比如,為了訓練豬學會上廁所,毛山和周炯專門跑到杭州動物園,向馬戲團團長請教。

他們聽說,馬戲團在豬年春節表演過馴豬節目,想找到一個會馴豬的演員,學習讓豬聽話。他們趕到時,馴豬的演員已經離職去外面打工。兩個人不太甘心,又問,讓豬表演的時候,是吹哨子呢還是直接發口令?馬戲團團長答,是發口令,“跑”、“跳”、“繞過去”都是用嘴說的。

關于這些黑豬,各種版本的故事漂浮在互聯網世界。網易自己的宣傳說,網易的豬不但會上廁所、還有自己專屬的網易云音樂歌單、每天的伙食標準是一豬40元,工作人員還要每天和豬互動,保證豬的好心情。

王瑞年最感興趣的就是豬上廁所。當時的消息說,排泄物“像沖水馬桶一樣就沖走了,不留一點點味道,還申請了專利。”

他非常好奇,豬的糞便是個巨大的問題。按照平均水平,一只成年豬每天會排泄2.2公斤糞便——王瑞年大學時,為了完成畢業論文,在沈陽市下轄的一個農村私人養豬場當飼養員,每天的工作簡直是完全圍繞豬的糞便來。

那次參觀,謎題終于解開了。豬舍不是現場蓋的,是在裝配車間把各種鋼材預制架弄好,再運到安吉現場拼裝的。豬舍有一個架空層,并不直接落地,這個設計就像動車上的鋼鐵抽水馬桶,豬排泄之后被迅速抽走。

原理并不算難,“也沒有高深到哪兒去,道理大家都懂。”王瑞年覺得,至于宣傳上說的:豬的糞水經過處理后可以直接飲用,“這不是難點,就看你投入大不大。”

但網易養豬的整個過程還是一波三折。每隔一段時間,丁磊養豬這件事就會被拿出來質疑。幾個東北規模化養豬場老板直接將網易豬場看做是“必然失敗的賭注”。在他們看來,丁磊的行為,更像是“大佬的玩兒票”。幾乎每一年都有文章發問——丁磊的豬養得怎么樣了?

進度很慢。安吉的豬場在2012年底才竣工。而要等到2015年,備受矚目的網易豬肉才第一次亮相。出場方式被安排得非常“華麗”:第二屆互聯網大會期間,丁磊在烏鎮攢了一個飯局,邀請中國最受關注的互聯網大佬們品嘗網易豬肉。照片里,李彥宏、張朝陽、梁建章等互聯網大佬們齊聚一桌。

養豬不是一件有野心和財富就能辦成的事。整個養豬的鏈條非常長,從豬飼料的選取、配比、豬身體的防疫免疫、飼養過程到銷售、屠宰、加工,到處都是學問。要想快速撬動一個傳統的大板塊,比想象難多了。

在這期間,網易農業創業三人組散伙了。丁磊表示,做項目的初衷是“公益公開”,在一次網易科技內部對丁磊的采訪中,丁磊特別強調,養豬作為網易公司的公司行為,它不是一項投資,而是一項實驗性的工作。而毛山在此前的采訪中,對于網易做農業的理解是“追求盈利”,“是要賣產品的,不是做慈善。”

王瑞年比較能理解毛山的選擇,“一個管理集團企業的人,讓你去管兩個小豬廠,那給誰都有落差啊。就殺豬用牛刀啊,外在包裝再多的互聯網標簽,本質還是養豬啊。”

2015年,網易農業發布了一封公開信,對幾年來的爭議做出回應。信中說:我們確實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養豬中所面臨的問題。農業對于網易真的是一個全新的領域,復雜的供應鏈管理的確也不是互聯網公司的長項。我們的腳步還是不夠快,但是我們相信種因得果,果實可能來的有點晚,但一定比其他的都甜。

是時候翻篇了,信的最后一句話這樣說。

04

如果只是普通的養豬,可能不至于這么難產。問題是丁磊對這件事情寄予了強烈的技術野心,在闡述自己對于網易養豬的愿景時,丁磊使用了一個類比——他希望把計算機領域的開源Linux思維放到養豬上。“Linux是開放的,是免費的,我們通過互聯網把養豬的整個流程和數據全部公開,大家一起來參與,一起來分享,一起來改進它,使生產模式更為高效。”

丁磊是典型的技術出身,父親是寧波一個科研機構的工程師,小時候,丁磊就受父親影響。1997年,丁磊利用自己寫了幾年軟件攢下來的錢,在廣州創辦了網易。

直到2016年11月25日,尚未正式售賣的網易黑豬肉在網易考拉上首次進行拍賣。據當時的報道,當天10點一到,被拍頁面下就有用戶出價突破1000元,一分鐘后,價格突破5000。接下來,用戶不斷搶拍、出局,價格一路飆升,開拍11分鐘后,整頭豬價格突破一萬,截至18點,價格超過10萬。最終,經過60多次出價,一位匿名買主以11萬的價格拍走了網易的第一頭整豬。

第二天,11月26日,第二頭黑豬被外婆家的創始人吳國平拍走。第三天,一頭42公斤的黑豬被27萬拿下。在考拉上天價買科技黑豬,還是那個年底互聯網圈最時髦的話題。但今年9月6日,網易考拉已被阿里巴巴以20億美元收購。

網易豬場的豬糧配方也隨之曝光,價格比業界平均水平高出40%。緊接著,網易云音樂上線丁家豬獨家歌單,取名《網易味央黑豬宇宙大碟》,專屬音樂包括:起床、吃飯、睡覺、零食和哺育場景下的純音樂。

“我們的豬蹲馬桶、睡公寓、不打針、不吃藥,生活習慣比很多人都要健康。平時吃的是網易獨家飼料,是國際營養學家結合國內專家提供的科學配方。除了要被吃掉,在網易當一頭豬,可能比熊貓還開心。”丁磊在專欄里說。

網易的杭州和北京總部都設有味央豬銷售檔口,北京的設在公司地下一層,豬肉只裝了一個冷柜。而在杭州市最繁華商圈之一鳳起路的嘉里中心,由網易和外婆家聯手創辦的豬肉餐廳“豬爸”成為網紅店。

9月6日,我在就餐時間分別探訪嘉里中心的豬爸餐廳,排隊的人在門外坐滿了,平均要等將近30分鐘。門口的大屏幕上滾動播出網易味央豬場宣傳片,片子里不斷強調小豬愛干凈,每天聽著音樂長大。

在被隔離的豬場之外,生豬市場的價格正在經歷波動。由于一系列原因,造成了市場上的生豬缺口。根據國家統計局的公開數據,今年8月,豬肉價格同比上漲46.7%。2019年9月第一周,全國豬肉平均價格達到40.54元一公斤。

但對于網易豬肉來說,這個價格仍然很便宜。從問世起,它走得就是高端路線。網易味央天貓店的售價顯示,價格最低的冷凍筒子骨,110元一公斤。最貴的黑豬肋排,235元一公斤。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一套也許是最有用的思維模型
一套也許是最有用的思維模型
2019-09-28
1457次瀏覽
一套也許是最有用的思維模型
宋清輝:數字經濟是中國制造轉型突破口 但其本身是一種服務工具
宋清輝:數字經濟是中國制造轉型突破口 但其本身是一種服務工具
2019-09-29
541次瀏覽
當前,網絡購物已經步入成熟期,是因為物流這一實體產業的成熟,而物流的成熟又在于公路、軌道、航空等交通設施的持續完善、升級,使得產品能快速翻山越嶺甚至穿越到地球的另一端,人們享受到網絡購物的便捷,不應該只是互聯網的便捷,更多的還是物流以及相關實體配套的便捷。若沒有相關配套,人們網絡購買的產品需要10天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到達手中,再方便、再人性化、再場景化的電子購物平臺,都難以吸引到消費者。
張瑞敏:鏈群共贏,千條江河歸大海
張瑞敏:鏈群共贏,千條江河歸大海
2019-09-23
533次瀏覽
張瑞敏:鏈群共贏,千條江河歸大海
做爱视频-性交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