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女人對換衣有著天然的熱情。

趕上國慶節,朋友圈的好友們都迷上了換各民族的服裝為祖國慶生。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而伴隨著國慶假日的到來,出游期間穿上美美的衣服拍照,也成了剛需。如今,除了買買買,還有另一種方式能滿足女孩們的愛美之心:租。

租賃在這幾年有一個更時髦的名字——“共享”。從單車到汽車,從充電寶到衣服,“共享”模式席卷之下,現代人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共享衣櫥起源于國外,由于派對文化和環保理念,租衣服成為女孩子越來越傾向的選擇。

在國內,借著共享的概念,共享衣櫥開始興盛。2014年隨著女神派的成立,行業競賽拉開帷幕。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與共享單車和共享充電寶一樣,共享衣櫥也有一大批“選手”速生速死,魔法衣櫥、愛美無憂、有衣、摩卡盒子、跳色衣櫥,這些平臺在時代的風云中,如同鴻毛一般輕輕地來了,又輕輕地走了。

市場洗牌并不都是壞事,這意味著行業進入一個更加穩健和成熟的發展時期。

目前,主流的共享衣櫥的頭部玩家剩下女神派、衣二三、美麗租,2018年美國共享衣櫥平臺托特衣箱進入中國,成為一個強勢新玩家。

不同于單車和充電寶,衣服的私密性與共享性存在內在的沖突,這個需求仍處在一個需要不斷論證的階段;另一方面,正是由于需求不夠剛性,共享衣櫥普遍采用的是會員制付費模式,而這個模式對盈利的要求必然是人群基數,但目前為止,租衣需求仍是個小眾的需求。

仿佛一個死循環,共享衣櫥能打破嗎?

“包月換穿”的誘惑力

共享衣櫥的成立,大多宣言是“用更少的錢,穿更多的衣服”,實際操作是“包月換穿”,每個月交固定的費用,這個月內可以不限次換穿。

這對衣櫥里永遠少一件衣服的女孩們,有著天然的吸引力。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軒軒醬是個愛美的大學女生,平時除了學習、戀愛,最大的樂趣就是研究變美的小招式,學化妝,學穿搭,收藏“變美的小習慣”。

今年以來,她頻繁地在各個社交媒體看到托特衣箱的廣告,最后花了329元體驗了一番。在會員的這一個月里,她收到了兩個衣箱,每個衣箱6件衣服+4件配飾,“已經用了半年了,我覺得挺值的。”

定定同樣欣賞這種模式。她是互聯網公司的HR,職業要求加上自己的愛美的心性,讓她對穿不同的衣服有著高頻需求,“女孩子每件衣服穿的頻率比較低,如果買比較有特色的衣服,識別度還挺高的,大家都知道你穿過這件衣服了,你也不可能經常穿。因為要新鮮感,所以以前花在衣服上面確實花得還挺多錢的”。

以夏季的衣服為例子,每件衣服租金499元,在平臺可以租十幾套衣服,上商場還不夠買一件好的連衣裙。更重要的是,一個月十套衣服,既能滿足新鮮感也不用擔心洗護和過時的問題。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從支付寶上看到推廣的小程序之后,定定果斷成為了衣二三的會員,如今她已經用了兩年多,這解決了她既愛美,同時又有限度地省錢需求。由己及人,她還把這種方式成功安利給了身邊有同樣需求的同事和朋友。

女神派的負責人歸納了共享衣櫥的幾個目標群體,一是在校或是剛剛踏上社會的年輕女生,她們有愛美的需求,社交場合也要求儀表得體,但同時,她們的收入也不足夠買太多衣服;二是在線下或是線上有頻繁社交需求的,比如網紅、旅行達人等,她們需要每次出現都是不同的著裝;三是30歲上下的女性,她們有特定輕奢品牌的喜好,租賃可以減少她們的花銷;四是寶媽,有了孩子之后,為了在有限的支出中維持以前的穿衣水準。

以上幾個群體的女性,共同的特點都是對換衣有高頻的需求。女神派負責人提到,“包月換衣”這種模式,能讓顧客每個月平均能穿到10件左右的衣服。與買相比的話,這著實能省不少錢。

而且,包括女神派、衣二三、托特衣箱等平臺,輕奢品牌和一線大牌占比很高,有限的會員費能穿到的可能甚至是平時幾乎買不起的衣服。

平臺賺錢嗎?

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幾乎都出奇地簡單:靠收租金。

共享衣櫥的租金則是按月收的,并且幾乎都一致定價為499元/月。為了招攬新客,衣二三首月299、女神派和美麗租都是199。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衣二三的數據顯示,其75%收入來自會員費,收入就來自這299或是499。女神派也告訴電商在線,他們的收入主要來自會員費和服裝出售所得收入。

前期,共享衣櫥成本高企,其中包括服裝選購、分揀、清洗維護、倉儲運輸、客戶服務等成本。就普通人最關心的清洗來看,衣二三與天天工廠達成戰略合作,女神派自建洗衣廠,僅這一項的投入就巨大。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隨著規模效應的產生,清洗維護等費用被攤平,自建洗衣廠的女神派說,目前他們每件衣物的清洗維護費用低到可以忽略不計。而每件衣服流轉的租金加上最后智能算法給出的售賣價格,最后每件衣服都能收回成本,實現盈利。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具體而言,不同的衣服在平臺流轉租賃的次數是不同的,品牌、面料以及季節性都決定了一件衣服最后最多能被多少人穿過,最后能以多少價格賣出去。“比如,一件DVF的櫻花裹身裙,它比較經典,很受歡迎,那流轉的次數就會比較多,最后二手的價格也會比較保值,原件兩千多最后至少也得再賣五六百塊。”

最開始,平臺的衣服多來自買手從大牌的采買,成本完全由平臺負擔;一定規模之后,原創設計師品牌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國內品牌開始接受與平臺進行分成。

對于這些品牌來說,入駐共享衣櫥,可以帶來更多曝光的機會,而對于平臺來說,分成模式除了運營成本,衣服的收入完全是“空手套白狼”,也不失為好的盈利模式。

通過對服裝和清洗成本的控制,加上規模效益,租金加上衣服售賣收入已經能夠覆蓋運營成本,如今女神派在今年實現盈利。

2015年,與共享單車一起,共享衣櫥進入加速發展期,鯨準數據顯示,到2018年行業融資總額達8.46億,獲投公司集中在衣二三、女神派和多啦衣夢三家企業。

去年10月,女神派接受了螞蟻金服的B+輪投資,這也是共享衣櫥行業最后一筆融資。投資的熱度降低或許是風口已過,也或許是因為企業本身具有了自己造血的能力,至少女神派的情況如此。

潛藏的危機

盡管有人為需求買單,有平臺真金白銀地盈利了,但這仍不能說明共享衣櫥前途光明。

要知道,共享衣櫥概念一出來,人群自動劃分為楚河漢界,涇河渭河。一群人,興奮不已、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另一群人則蹙眉不解,付錢穿別人的舊衣服?不好意思,打擾了。

新零售專家潘玉明點明,“多數國人不會接受,覺得穿了別人的舊衣服,總體上是生活方式不同”,他認為這基本只是小眾的生意,做不大。服裝設計師七九提到,大環境上是因為中國沒有像日本的“中古”消費文化,很簡單地會擔心個人衛生問題。

女神派的負責人也承認,共享衣櫥的目標群體仍然是比較特定的人群。特定人群之外的更多人有的不是他們的目標客戶,其中有高頻穿衣需求的仍然可以爭取。

爭取新用戶是共享衣櫥平臺普遍的難題。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衣二三在去年9月獲得了阿里巴巴5000萬美金的戰略投資,如今app的頁面首頁便標注著“阿里巴巴集團投資”。這是一個先發優勢,依托支付寶入口,衣二三注冊用戶超過了1000萬。女神派則表示,這個數據不方便透露,即便公布的數據也一定與實際相差較大。

如果說觀念上的障礙和需求的問題是共享衣櫥獲客的先天缺陷,那運營的問題則造成了會員的流失。

即便作為2年的老會員,定定也差點因為衣二三突然改規則而棄用。原本,衣二三是新租的衣箱與舊衣箱無縫連接。今年上半年,平臺將原來收到后24小時內”退回舊衣箱的規則改為“下單后24小時內”,這相當于平白多了一個等待快遞的空白期,“費用越來越高,規則越來越奇葩。”

關于規則的改動,衣二三和女神派都認為這還是為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定定無奈地接受了新規則,“如果是新用戶一開始就接受的新規則,估計也不會有什么反應”,最終她對結果仍持樂觀態度。

如果說更改規則涉及的是公司的利益問題,那么在運營中的客戶服務則是完全可以提高用戶體驗,以提高留存率的。但無論是知乎還是微博,包括老客戶定定,都對客服的響應和解決問題的效率充滿了怨念,“每次都會很惱火,每次都會聲嘶力竭那種,就客服完全是個小智障一樣。”

除此之外,還經常能看到包裹異常、會員費自動扣款的投訴,這都是共享衣櫥在往更精細化運營的過程中一個又一個的大坑。

共享衣櫥4年,這門生意穩了嗎?

跨過去了,這個服務愛美女生的小眾生意或許還能在盈利的基礎上走出多樣的路。比如,在這個高度垂直的女性群體中,依托租衣建立起穿搭社區,租和購齊頭并進,或是從女性租衣發展到嬰童租衣、男性租衣等等。

跨不過去,很有可能這有限的小眾群體也難以繼續留存,那共享衣櫥也就徹底沒有了根基。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昌正集團旗下初家心選獲1億元A輪融資,社區+互聯網模式布局全網市場
昌正集團旗下初家心選獲1億元A輪融資,社區+互聯網模式布局全網市場
2019-09-25
397次瀏覽
初家心選聯合創始人陸祿表示,在不斷做強社區的基礎下,結合社交電商的方式,打造一個依托于平臺又高于平臺的全生態供應鏈模式,“既解決了社區模式下流量困局,又再此基礎上擴大了高性價比商品覆蓋全網的裂變,讓“社區+社交”模式雙開花”。
快手的加速入侵計劃:復刻趣頭條加大用戶補貼,向IP上游觸碰
快手的加速入侵計劃:復刻趣頭條加大用戶補貼,向IP上游觸碰
2019-09-19
400次瀏覽
快手的加速入侵計劃:復刻趣頭條加大用戶補貼,向IP上游觸碰
融資合伙人入圍項目 | 針對大屏做AR互動內容,「萬趣空間」希望給兒童教育帶來更好的體驗
融資合伙人入圍項目 | 針對大屏做AR互動內容,「萬趣空間」希望給兒童教育帶來更好的體驗
2019-09-26
1076次瀏覽
融資合伙人入圍項目 | 針對大屏做AR互動內容,「萬趣空間」希望給兒童教育帶來更好的體驗
做爱视频-性交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