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生長的“鞋圈”,泡沫顯然已經成形

一周前,大洋彼岸一個名叫莫雷的美國人在社交網站上發布了一段不當言論,第二天,國內的炒鞋圈集體遭遇“黑天鵝”事件,“囤了50雙NBA聯名款球鞋,現在人在天臺”的段子在朋友圈迅速流傳開來,而真相是國內的“鞋圈”在經歷了一輪高速發展后,不可預知的兇險才真正顯露出來。

野蠻生長的“鞋圈”,泡沫顯然已經成形

01 黑天鵝事件

在此之前,一切都發生的毫無征兆。

10月4日,剛入行的陳華從國外二手球鞋交易平臺買入6雙NBA╳NIKE限量版空軍系列聯名款,入手均價在9000元左右。

這是NBA與NIKE發布的限量版聯名款球鞋,據他預計,在未來一年,這款球鞋至少可以再翻一倍。

野蠻生長的“鞋圈”,泡沫顯然已經成形

然而,一天后,陳華的預期瞬間變成了遙遙無期的空想。

看到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達雷爾·莫雷相關事件的新聞時,陳華并沒有意識到,他的命運會與之相關聯——三天后,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體育頻道聲明,立即暫停NBA賽事轉播安排,緊接著,nice與毒App兩家二手球鞋交易平臺悄然下架了與NBA相關的聯名款球鞋。

作為平臺賣家,陳華沒有收到任何正式通知,也不知何時才能再次上架,一切都變得懸而未決。這幾乎是為炒鞋經歷算不上豐富的陳華上了一堂難忘的風險示范課。

“好在受波及的只是NBA的聯名款球鞋。”在另一位資深炒鞋客“派大星”看來,在炒鞋圈中,NBA發布的聯名款球鞋大多是常規款,市場上貨量充足,偶爾發布的限量版NBA聯名鞋數量不多,只屬于小眾鞋款,因此在圈內關注度不高,“以往,很少會有爆款出現在NBA的聯名款中。”因此,這次事件波及到的人群,造成的損失相比較動輒幾萬的熱門鞋款,還算“可控”。

但三天后,整個炒鞋圈還是難以避免地受到了這次“黑天鵝事件”的波及,在10月5日之后,二手交易平臺上的籃球鞋款交易價普遍下跌7%,其中與NBA相關的系列鞋款下跌幅度更為明顯,在10%左右。

根據二手鞋款交易平臺毒App上的歷史報價顯示,今年的大熱款“Air Jordan 1 Retro High Satin Black Toe”在10月8日的交易價,從前期的3959元下跌了1240元,跌幅達3成。

野蠻生長的“鞋圈”,泡沫顯然已經成形

“莫雷事件”為正處在野蠻生長期的“炒鞋圈”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球鞋價格下跌首次成為大眾高度關注的公共事件。

02 野蠻生長

“炒鞋的心跳比股市要快100倍,炒股還能快進出快,可是炒鞋,狂跌的時候,你連逃的機會都沒有,因為沒人接盤。同樣的道理,在鞋價狂漲的時候,你要買人家不發貨,你也沒辦法。”資深炒鞋客派大星告訴零售君。

相比較往年,今年炒鞋圈格外“瘋狂”。

過去,在二手球鞋交易市場中,每年會有兩個熱門交易時間段:暑假和春節前后,剩余時間均為淡季,但今年,這一時間變化規律被市場的狂熱打破。

以今年上半年市場上最熱門的喬丹AJ1為例,從5月發售至今,價格曲線圖一路跌宕起伏——5月中發售時的原始價僅為1299元,3個月后,價格暴漲到19000元,隨后緩慢下跌,在9月9日至10月10日期間,盡管市場價格已經從16000元下跌至13000元上下,但與原始價相比,已經上漲了足足10倍。

野蠻生長的“鞋圈”,泡沫顯然已經成形

像AJ1這樣,在2~3個月內,一款鞋價格上漲三四倍的情況,在今年已屢見不鮮。由此,提升了大眾對二手球鞋交易情況的關注。

“今年8月的這一輪鞋市暴漲與外部資金流入有關,這筆資金迅速把鞋市炒熱,在鞋市價格到達頂峰之前,又迅速抽離,讓一批在價格高峰時進入的散戶成了‘韭菜’。”在一位炒鞋圈資深炒鞋客看來,這已經不是最初的那個因為愛好而存在的小眾交易市場了。

事實上,受到資本關注的二手鞋交易市場,在經歷了今年8月的這一輪暴漲后,已經正式從最初的“玩”晉升為了“炒”,從一個“一年翻一倍”的球鞋愛好者社交圈,變成了幾個月就能翻10倍的大眾投資市場,這也意味著更大的不可控風險將與利潤并存。

今年年初,一款原價3000元的NIKE聯名款球鞋,僅僅因為參與設計的藝術家宣布雙方將終止合作,這款成為“絕唱”的球鞋在二手市場直接飆升了10000元……這樣的漲幅讓不少圈外人都大跌眼鏡。

甚至有二手球鞋交易平臺根據最受歡迎鞋款推出了耐克、阿迪達斯、Air Jordan三大指數, 但相對于成熟的投資市場,炒鞋更像是一個沒有計算公式,沒有精準曲線圖,更沒有任何可預測商業模型的準商業行為,人為的因素往往占據上風,成為了決定鞋款暴漲暴跌的推手之一。

03 黃牛黨入市

隨著市場熱度不斷攀升,一批逐步進入這個市場的“專職炒鞋客”正在增加炒鞋市場的風險。

“對于普通玩家而言,想要以原價抽中限量款球鞋,正在變得越來越難。”一位資深的炒鞋客告訴零售君,在炒鞋市場上,一款發售價1400元的球鞋,到二級市場轉一圈,就能炒到8000元,在這背后是一批職業“黃牛黨”通過非正常競爭手段,不斷推高二級球鞋市場的價格。

在國內,已經形成了以公司形式運作的“炒鞋”集團,他們有的雇傭專業的國外買手,有的則通過計算機程序來“刷單”。

比如,當NIKE或者Adidas平臺首發某款限量球鞋,需要購買者抽簽獲得購買資格——炒鞋集團則可以通過這些計算機程序,不斷自動生成賬號完成抽簽,提高限量鞋款的中簽率——首發3000雙的限量版球鞋,黃牛黨往往能一次購入六七百雙。

“這類炒鞋集團,往往不會去二級交易市場,而是以統一的批發價格售賣,由此確保快速回款。如此一來,這批限量版球鞋經過層層轉手和加價,價格越推越高。”

一位業內人士透露,這種做法違反了游戲規則,但由于球鞋品牌方沒有采取有效的管理手段,導致這種“機器”與人搶鞋的行為愈演愈烈。國內的天貓、NIKE App等抽簽的銷售模式如今都成為“機器人”的重災區。

線下店也未能幸免,針對球鞋提出的某家門店附近40公里才能預約的發售限制,如今網上也出現了“虛擬定位”的玩法,在新疆、呼和浩特等地的機器買手,可以通過手機修改虛擬定位,將定位改成上海,直接堵截零售市場內的銷售貨源,造成限量款一鞋難求——一些熱門的款式一上架就斷貨,由此抬高市場價格。

野蠻生長的“鞋圈”,泡沫顯然已經成形

由于這些炒鞋集團手中的限量版基本都是以原價入手,因此很少出現虧損。以今年鞋王喬丹AJ1為例,原價1299元,最高漲到19000元,即便下跌到13000元,也只是在利潤中虧損了30%。

“即便是高價入手的黃牛黨,也會選擇囤貨不出,等到市場上的散戶出完了,價格自然上去了。”一位資深炒鞋客告訴零售君。

黃牛黨的加入,對二手球鞋交易市場形成壟斷,成為了球鞋價格暴漲的重要原因,比如,NIKE的某限量版球鞋中國區發售20000雙,個人炒鞋客拿到15000雙,等散戶手中的鞋全部售出后,黃牛黨就開始肆意抬價。

“這種非理性的價格機制,讓整個炒鞋市場秩序變得更為混亂,對于普通炒鞋客而言,很難接觸到一手球鞋的發售,只能被動加入二手球鞋交易市場。”在業內人士看來,隨著鞋市關注度不斷攀升,炒鞋市場需要管理,但如何管理,卻又是一道難題。

根據36氪數據顯示,6月A股上證指數漲幅2.7%,而6月潮鞋漲價榜十款鞋漲幅均在25%以上,讓股市望塵莫及。

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個熱門款的成交金額已達到4.5億元,超過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

野蠻生長下的炒鞋圈,泡沫顯然已經成形,機遇與危機并存,如何從感性市場過度到一個真正理性而繁榮的市場,需要參與者更多智慧。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李國慶摔杯一怒為俞渝:她用陰謀詭計把我趕出了當當
李國慶摔杯一怒為俞渝:她用陰謀詭計把我趕出了當當
2019-10-10
568次瀏覽
李國慶摔杯一怒為俞渝:她用陰謀詭計把我趕出了當當
人類天生喜歡分類,但它一定靠譜嗎?
人類天生喜歡分類,但它一定靠譜嗎?
2019-10-14
1188次瀏覽
人類天生喜歡分類,但它一定靠譜嗎?
音樂視頻正在成為最大流量池
音樂視頻正在成為最大流量池
2019-10-08
354次瀏覽
音樂視頻正在成為最大流量池
做爱视频-性交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