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馬云夫妻

億萬富翁們有一個最害怕的人:離婚律師。

這個秘密被揭露在了一項針對全球億萬富豪調查中。從事富豪數據追蹤和排名的私人公司Wealth-X曾發布的調查顯示,84%的已婚億萬富翁中僅有8%的人離婚。這個數值遠低于弗吉尼亞大學全國婚姻項目發布的美國平均離婚率,40%至50%之間。

在很多企業創立之初,由“枕邊人”變為“合伙人”,婚姻關系與財富關系相結合的夫妻不計其數,他們所形成的“夫妻檔”也成了家族企業中最具特色的一種。

在夫妻檔公司的發展過程中,夫妻身份發生了伴侶和同事的跨越,公司治理也隨之變得更加復雜和脆弱。即使在急速變幻的互聯網行業,也難以降低風險。

那么,輾轉輪回,那些著名的互聯網夫妻檔是否有著注定的命運?

夢幻開局

1999年,中國互聯網迅速脫離學院派應用,邁入商業化應用的啟蒙時期。這一年,京東、阿里巴巴、當當、百度相繼創業。有意思的是,如今這些鼎鼎大名的互聯網公司可以說是當年互聯網大佬們的“愛情結晶”。

攻城略地的始端并非一人單槍匹馬,在愛情的助力下,互聯網公司快速起步。但差異也逐漸顯現,可以分為“夫唱婦隨型”和“勢均力敵型”。前者由夫妻中某一方主導,后者需夫妻兩人絕對搭檔。

先看京東和阿里,他們屬于夫唱婦隨型。

從2018年8月劉強東陷入性侵門的近一年時間里,外界對劉強東和現任妻子章澤天之間的“京東愛情故事”結局,作了不同的猜測。但是被人們忽略的是,“京東愛情故事”的真正女主角不是章澤天,而是20年前劉強東的大學同班女友龔曉京。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龔曉京(圖源網絡)

1998年,還是小鎮青年的劉強東揣著1.2萬元人民幣積蓄,奔赴中關村售賣刻錄機和光碟,伴隨他左右的是龔曉京。當時,他們將租的攤位鋪命名為“京東多媒體”。20年后,劉強東在2018年冬季達沃斯論壇上坦言:“‘京東’是我第一個女朋友的名字和我的名字最后一個字結合起來的。”

令人唏噓的是,劉強東講這段話的時候陪伴在他身邊的已經不是龔小京而是章澤天。早在2003年,迫于父母反對,龔小京選擇了離開與劉強東共同創立的電商事業。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劉強東與章澤天

相比“京東愛情故事”,同是電商的馬云夫妻也是同班同學,不同的是馬云與妻子張瑛修成了正果。雖然現在張瑛不參與阿里的經營,但有評論稱,如果說沒有孫正義就沒有馬云,那么沒有張瑛就不可能有阿里。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1995年,馬云決意做中國黃頁,遭到23位朋友中22位否定,只有張瑛站出來投了1票,然后東奔西走湊了1萬元交給馬云。創業期間,馬云白天開會,張瑛在廚房做飯干雜事。阿里即將成功時,張瑛選擇退出,而她當時是阿里巴巴中國事業部總經理。

隨后登場的夫妻檔是海歸派,一對是當當的李國慶夫妻,一對是百度的李彥宏夫妻。他們屬于勢均力敵型。

“北大才子”李國慶與“華爾街精英”俞渝在1996年結緣,幾個月后就閃婚了。與普通人對閃婚的擔憂不同,外界對他們的結合稱之為“黃金組合”。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李國慶與妻子俞渝

黃金組合的魅力很快在事業上有所展現。有過亞馬遜購書經歷的俞渝,被啟發要做中國版的亞馬遜。1999年,這個想法實現了,她與李國慶共同創辦了當當,從此夫妻二人的名片頭銜都是“聯合總裁”。

在他們的帶領下,當當快速成長,尤其是俞渝出色的能力不斷顯現。在抵御了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后,俞渝在2003年得到老虎基金1100萬美元融資,幫助當當徹底回血。就連電商對手劉強東也忍不住對李國慶稱贊,“你看看你老婆,紐約大學MBA,又是華爾街回來的,能幫你做事業”。

同樣閃電進入婚姻的還有李彥宏夫妻,結婚的時間比李國慶夫妻還早一年,他們闖蕩互聯網的靈感是“開辦一家中文搜索引擎網站”。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李彥宏與妻子馬東敏

當時李彥宏在硅谷當工程師,已經在美國擁有車子和房子。他本來“覺得種種花草也挺開心”,但太太“鼓勵我去加入公司”。1998年年末,李彥宏帶了120萬美元到北京,第二年,百度公司注冊成立。

在百度誕生期,在李彥宏尋找合作伙伴等方面,馬東敏是推動者。在百度上市期,馬東敏頻頻支招,比如2001年的“險招”競價排名幫助百度逆轉頹勢,當年盈利1000萬美元。李彥宏回憶與馬東敏的愛情曾說:“百度精神里有一種叫作勇氣,而我的妻子馬東敏博士,則是這勇氣的來源。”

困境難逃

現在,互聯網大佬們愛情創業雙豐收的故事有了分明的結果。劉強東與龔小京的分手,張瑛退出阿里專注家庭,夫唱婦隨型的夫妻檔中其中一方已經不再參與公司的發展,后續也沒有在公司持有股份,他們已經不算嚴格的夫妻檔。由此,互聯網夫妻檔只剩下了勢均力敵型。

公司進入上升加速期后,勢均力敵型的夫妻檔甜蜜與矛盾相互摻雜,就像公司本身。重要的是,面對問題,夫妻檔的態度和行為又有所不同,有的事業拆伙,有的備受質疑,還有一些早已分道揚鑣。

剛剛結束夫妻檔模式的是當當。2019年2月,李國慶發表公開信,表示自己“愉快出走”當當。夫妻并肩作戰并非易事,李國慶早就透露,管理上很難說服彼此、事業被帶到家里造成生活損傷等等。俞渝的想法也類似,在2013年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上,她就感慨:“假如我有選擇,我絕不會和我的老公李國慶一起創業。”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俞渝

從1999年創辦當當到如今20年過去了,擺在李國慶夫妻這對曾經的黃金組合面前的最大問題來自,面對同一件事的時候,兩個人不同的判斷和行為方式。

一是一則收購。2004年1月,亞馬遜提出用1.5億美元收購當當70%~90%的股份。“俞渝興奮地在廚房里來回走”,求穩的她傾向于賣。但想要擁有掌控力的李國慶決定“再做幾年,把價格做到三四億元再賣”。

二是一場舌戰。2011年年初,頗受矚目的李國慶與“大摩女”的舌戰事件,迅速成為坊間關注的焦點。公司當時損失巨大,李國慶將矛頭指向投行,甚至自創一段“搖滾歌詞”大罵投行壓低了當當股價。“大摩女”反擊,稱投行沒有多拿一分錢,又針對當當的盈利問題,咒罵“小心做假賬會被整到四肢不全”。

而面對公司與投行的矛盾,俞渝顯得圓融許多。她表示不相信摩根士丹利員工會參與對罵,還稱不會約束丈夫李國慶的行為。

在婚姻與事業密切捆綁的當當夫妻,李國慶最終做出了取舍,離開了當當,這家互聯網夫妻檔共同治理的結構就此終結。而當當所代表的夫妻因思維模式、價值取向和行為習慣的差異,讓勁兒使不到一塊兒去的困境,仍然存在于現實中大量的夫妻檔公司之中。

相比李國慶退出當當,李彥宏夫妻卻作了相反的選擇。馬東敏原本在2007年離開百度,但十年后她又重返百度,擔任百度CEO特別助理一職,負責百度投資、人力及財務事業。

2016年,因受魏則西事件影響以及廣告業務的受挫,百度陷入危機。第二年1月,李彥宏搬來了兩個救兵。一個是華人傳奇經理人陸奇,另一個就是馬東敏。百度迅速有了新變化,特別是探索新業務和高管大洗牌。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馬東敏(左)與陸奇

2017年2月,百度裁撤了醫療事業部,將投資方向聚焦于人工智能、出行、企業服務等。同時,人事變局也相繼展開。據不完全統計,過去十年的百度,近10位頂級研發人員、20多位副總及以上級別的高管離職。尤其是近4年,高管離職潮更為頻繁。

但新人似乎并沒有帶來新氣象。作為BAT中的一員,百度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百度出現首度虧損,市值一度跌至阿里、騰訊的十分之一。

廣告收入的萎縮,是百度市值大跌最直觀的原因,也是一條觀察百度的線索。百度內部人常在媒體上聲稱,競爭力下降是因為“內斗”。這個詞雖然不中聽,但一定程度反映了百度軌道調整之難的原因。曾經競價廣告是百度的生存之道,意味著百度的話語權落在龐大的商務和技術大軍身上,而不是產品隊伍。當產品隊伍欲推出新產品、添加新軌道,廣告仍是他們的首要考核。

從管理學來看,“內斗”的專業名詞叫“溝通成本”。而互聯網公司內部的溝通成本高是見怪不怪的。一位曾就職于某互聯網公司運營部的職員向《南風窗》記者舉例,晉升沒有合理考核,而看PPT;項目黃了不需擔責任,因為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大家一起開會,最后項目只由其中一人完成,其他人寫PPT。

由此不難看出,不少互聯網公司內部人越來越忙,但很多創新想法都卡在了管理層意見不統一,導致組織效率越來越低下。而結果反倒是多數人卻在不斷晉升,管理層越來越臃腫。

這是互聯網巨頭夫妻檔暴露的最突出問題—夫妻檔對公司持有絕對話語權,則更可能出現戰略制定上的滯后、管理的平庸,最終將公司推向“帕金森定律”。

路在何方

“婚姻可能是公司最大的風險之一。”

研究公司法、股權架構設計等領域的律師張士南對《南風窗》記者說。他表示很難預測百度夫妻檔的未來,但多數情況他不看好夫妻檔公司。因為在急劇增長的財富面前,婚姻是脆弱的,甚至不堪一擊。

張士南的判斷來自曾轟動一時的土豆網股權分割案。2010年,作為國內最大的網絡視頻平臺之一,土豆網準備赴納斯達克上市。但是,創始人兼當時的CEO王微的一樁懸而未決的離婚案,卻改寫了土豆網的命運。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王微與妻子楊蕾

就在上市前夕,王微的前妻楊蕾提起了離婚財產分割訴訟。其實她的目的很簡單,張士南認為,楊蕾“不過是想分割土豆的股權”。

雖然這場離婚財產分割訴訟以700萬美元的分手費收場了,但張蕾的訴訟威力一直延續——王微的股權被凍結,土豆網因股權歸屬不清晰,導致上市之路停滯,從此也錯失了上市的最佳時期。

“富貴臨頭各自飛”的土豆網故事,讓創投圈大受驚擾。甚至當時有投創圈人士帶著揶揄的口吻要求,此后CEO結婚或者離婚必須經過董事會批準方可進行,這就是著名的“土豆條款”。

婚姻的變動對投資人情緒的影響到底有多大?股價的波動是一個直觀的參數。就像2012年李彥宏夫妻傳出離婚傳言,直接導致百度股價連續兩天暴跌,總跌幅超過10%。不可否認,即便很多夫妻沒有反目,且一清二白,也難免使眾多投資者為規避夫妻檔的風險,望而卻步。

必須指出的是,一味視夫妻檔為公司弊端的開端和根本,其實是種逃避。投資銀行家王世渝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從投資者來講,不要考慮創始人之間的關系,而應考慮被投資的企業產權是否非常清晰。

困難在于,夫妻檔公司是夫妻二人共同打拼,要徹底剝情感與財富是不可能的。畢竟“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張士南對《南風窗》記者感嘆,但好公司永遠是好公司,“為了避免產生公司人格混同導致的公司債務、家庭風險,夫妻檔應在不同時期對所有權、公司治理等問題進行界定和處理”。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比爾·蓋茨夫妻

前有在董事會的要求下,微軟的比爾·蓋茨夫妻簽訂的婚前協議。這份協定從一開始就防范了有可能出現的婚姻糾紛,而“綁架”公司的情況。

互聯網巨頭夫妻檔的宿命

杰夫·貝索斯夫妻

后有亞馬遜的杰夫·貝索斯夫妻在2019年婚姻出現變故后,其離婚協議中表明,貝索斯將擁有兩人共同持有的亞馬遜股份的75%,并保留所有擁有投票權的亞馬遜股票。這份協議消除了投資者的擔憂,亞馬遜的股價即使在消息公布當天略有下跌,但整體仍然保持穩定。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被“雪藏”的豆瓣
被“雪藏”的豆瓣
2019-10-08
499次瀏覽
被“雪藏”的豆瓣
妙健康:瞄準中高頻的健康數據,用AI給出新醫養解法
妙健康:瞄準中高頻的健康數據,用AI給出新醫養解法
2019-09-30
656次瀏覽
妙健康:瞄準中高頻的健康數據,用AI給出新醫養解法
Google離開我們快十年了
Google離開我們快十年了
2019-10-11
924次瀏覽
所以我也在思考,Google在互聯網時代,不管你是做搜索、Gmail、Youtube,你都可以靠廣告掙錢。在移動App時代,Google也無心做好硬件(如智能手機和平板),只搞好Android操作系統,當然在中國之外還可以靠移動搜索廣告掙錢。但在云計算時代、大數據時代、人工智能時代怎么掙錢?
做爱视频-性交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