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這次損失的,不只是撤檔了幾部電影

電影一時半會看不到了,明星也看不到了,還是觀眾最傷心。

幾乎是在意料之中地,原計劃這周五(2月28日)在中國上映的派拉蒙新片《刺猬索尼克》撤檔了。

“由于當前的疫情,《刺猬索尼克》在中國的上映日期將被推遲,過一段時間我們將宣布新的定檔日期。”派拉蒙在周一的一份聲明中寫道,“索尼克只是暫時放慢了腳步,我們期待未來可以在合適的時機讓他回到大銀幕。”

新冠疫情對好萊塢電影的影響還在持續,就其最直接的影響環節——上映而言,觀察到除《刺猬索尼克》外,2月在中國撤檔的好萊塢影片還包括了《喬喬的異想世界》、《小婦人》、《多力特的奇幻冒險》、《1917》和《婚姻故事》。

對于派拉蒙來說,撤檔是一個尤其艱難的決定。這家公司在過去一年一直表現慘淡,2019年下半年推出的兩部大片《雙子殺手》和《終結者:黑暗命運》都相繼遭遇了票房滑鐵盧的命運。

《刺猬索尼克》剛剛讓派拉蒙看到一線希望——今年情人節在北美上映后,這部電影已經連續兩周拿下了北美票房冠軍。但撤檔中國市場又很有可能使它損失一大筆票房收入,特別是考慮到會有盜版的影響。

事實上,這也是絕大多數好萊塢公司在這段時間不得不面對的困境。而隨著疫情持續時間的延長,還會有越來越多好萊塢電影的生產環節受到影響。

對中國市場有多依賴,票房損失就有多大

中國電影產業在近幾年的增長勢頭迅猛,普華永道發布于2019年6月的一份報告預測,2020年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在沒有疫情影響的前提下)。而當前中國約7萬塊的銀幕數量已經超越了美國。

美國電影產業的發展也越來越離不開中國。據《華爾街日報》引用市場研究公司Interpret的數據,2018年在美國,有中國投資背景的電影取得的票房收入占到了全美總票房收入的20%,這個數字在五年前只有3.8%。同樣地,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票房市場,對好萊塢電影的票房貢獻也是巨大的,已經成為好萊塢電影最大的海外市場。

所以不論如何,中國電影產業的停擺,對于任何一家好萊塢公司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有的只是損失多少的問題。

好萊塢這次損失的,不只是撤檔了幾部電影

▲《刺猬索尼克》劇照

不幸的是,派拉蒙這次改編自電子游戲《索尼克系列》的電影《刺猬索尼克》很可能是最倒霉的那批好萊塢電影之一。根據以往的經驗,好萊塢制作的游戲改編電影(以下簡稱游改電影)在中國普遍很吃香,兩個最典型的例子是2016年的《魔獸》和《生化危機:終章》,前者在中國的票房是2.18億美元(全球票房4.33億美元),后者1.6億美元(全球票房3.12億美元),也就是說,中國給它們貢獻了多達一半以上的票房。

事實上,好萊塢多得是這種“墻里開花墻外香”的游改電影,像米高梅MGM和華納兄弟的《古墓麗影:源起之戰》,新線影業的《狂暴巨獸》,還有斯皮爾伯格的《頭號玩家》(嚴格來說是小說改編電影,但因為有大量的游戲元素暫且歸為一類電影),在中國的票房成績都要好于美國本土。這也解釋了為什么盡管很多質量不怎么樣,好萊塢依然會樂此不疲地生產游改電影。

雖然也有中國觀眾不買賬的游改電影,比如2016年的《刺客信條》在中國的票房只有2200萬美元,還不到其全球票房的10%,但按照每兩三部好萊塢游改電影就可能有一部會撲街的概率來看,《刺猬索尼克》還是有概率讓派拉蒙損失掉一大筆人民幣。

從游改電影的例子其實可以看出,一部好萊塢電影在中國疫情期間遭受損失的大小,要視其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程度而定。

對中國市場依賴程度小的好萊塢電影,一種是像開頭提到的《小婦人》和《1917》這樣質感偏文藝和嚴肅的,電影本身的題材和風格決定了它們需要特定的受眾,而且片方原本也沒太多指望這些電影能在中國爆紅;另一種則是像漫威的《黑寡婦》和《永恒族》這樣的超級英雄大片,盡管這些電影在中國同樣有著數量龐大的觀眾群,但它們已經屬于世界流行文化符號,并不是那種“沒了中國就會死”的電影。

好萊塢這次損失的,不只是撤檔了幾部電影

▲《花木蘭》劇照

說到“沒了中國就會死”的好萊塢電影,很多人會想到在中國未播先火的迪士尼真人版《花木蘭》。

早在選角的時候,迪士尼就選擇了劉亦菲、李連杰、鞏俐、甄子丹這些在中國有著相當知名度的演員——種種跡象都表明,迪士尼這次明顯是沖著中國市場而來,一旦中國觀眾不買賬,票房成績將很可能不那么好看。

早前迪士尼宣布《花木蘭》的北美上映時間是在3月27日,照其對中國市場的重視程度,中國的定檔時間也應該會在3月27日前后,不過就現在的疫情,電影大概率不會選擇在3月上映——無法做大規模路演和宣傳,即使影院能夠在3月復工,吸引到的觀眾也可能很有限。日前就有業內人士向彭博社分析,如果《花木蘭》無法如期在中國上映,迪士尼將很可能會考慮推遲電影在美國的上映時間。

但即便如此,改檔對于《花木蘭》來說也不是個好消息。這部電影去年在放出第一波預告時,就遭到了大量中國觀眾的吐槽和反感,并隨之迎來了長達4個月的大規模補拍期,如果再因為疫情延期上映,無疑會消磨觀眾的期待值(想想上一部因為補拍一再延期上映的電影《X戰警:黑鳳凰》)。

在今年的上映計劃內、和《花木蘭》一樣被認為非常看重中國市場的好萊塢電影還有《速度與激情9》、湯姆·克魯斯主演的《壯志凌云2:獨行俠》以及諾蘭的國際諜戰背景新片《信條》,這些電影北美上映時間都在5月以后,如果中國疫情可以在5月前有所好轉,這些電影的受影響程度或許可以得到挽救。

但如果疫情期仍持續延長,受影響的將會是更多電影。有媒體估計,疫情將可能給全球帶來超過10億美元的損失。

今年觀眾在大銀幕看到好電影的機會在變少

撤檔之外,疫情已經逐漸開始影響到了好萊塢電影產業的上游。

最近的消息同樣來自派拉蒙。周一據外媒報道,受到意大利疫情的影響,由湯姆·克魯斯主演、原定于2月20日起在威尼斯拍攝三周的《碟中諜7》,出于謹慎暫停了拍攝計劃。派拉蒙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寫道,“在這期間,我們將和劇組成員保持聯絡,并允許他們返回家中,直到拍攝恢復。我們將繼續觀察情況,并配合政府部門的工作。”

好萊塢這次損失的,不只是撤檔了幾部電影

▲《碟中諜6:全面瓦解》中的湯姆·克魯斯

這也是個無比艱難的決定。對于一家制片工作室來說,為拍攝某個場景,前期的準備工作就可能會花上好幾年時間,停拍意味著將承受巨大的金錢損失,后續的一系列生產環節也將受到影響。

很多好萊塢電影公司近期都向員工發出了取消前往中國計劃的通知。例如索尼影業美國公司通知員工前往亞太地區的出差計劃都必須延期,鼓勵員工盡量以遠程視頻會議等方式代替面對面會議,并在最后說道“任何去過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地區的員工都必須在家自我隔離兩周”;環球影業的員工同樣被提醒不要去中國旅行,除非是“非常重要的案子”可以向上級申請,并且需要得到管理層的事先許可。

疫情就像給電影產業按下了慢速播放鍵,讓填滿進度條變得遙遙無期。

今年正在舉辦的柏林電影節上,少了很多中國影人的身影。據官方證實,今年有118家中國公司和個人因新冠疫情無法出行而被迫取消了電影節行程。無法去到柏林現場的中國從業者只能通過遠程連線來參與這場盛會,英福通娛樂有限公司CEO林密是其中之一,她在接受《好萊塢報道者》的采訪時就表示,會通過電子郵件和電話的方式來和柏林的交易商對接工作完成影片的采買。

對于林密這樣的從業者來說,工作的阻礙并不是距離,而是時間——所有在柏林購得的影片近期都沒有機會在中國發行。

也因此,一些中國發行商不得不改變了挑選影片的標準。買下《婚姻故事》在中國發行權的路畫影視CEO蔡公明是為數不多去到柏林電影節的中國影人,他向《好萊塢報道者》表示,今年在柏林采購電影時他只會考慮那些還處在早期階段的影片,因為這些電影發行之時,將會是中國電影市場相對恢復穩定的時候。“對我來說來柏林主要就是為了見朋友。”他說。

好萊塢這次損失的,不只是撤檔了幾部電影

▲《婚姻故事》是少數引進中國大陸的Netflix電影

不過,即便中國電影產業能夠在年內恢復穩定,仍然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處理。

很多因為疫情“積壓”的延期電影都需要考慮重新安排檔期,這意味著國內電影市場的競爭將變得空前激烈。為了最大程度彌補中國電影產業的損失,一旦電影院復工,優先安排檔期的大概率會是國產片,其次是和中國有著長期合作關系好萊塢巨頭,至于很多好萊塢小成本電影及獨立電影,將很可能成為犧牲品。而即使是拿到了排期的電影,還要經歷一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殘酷的觀眾檢驗——畢竟大多數觀眾錢包里的預算都是有限的,總有會被挑剩下的電影。

其實以上這些對觀眾來說也同樣殘酷,至少今年,我們在大銀幕看到好電影的機會在變少。

外媒流傳著這樣一個雙關的段子:詹姆斯·邦德取消了他的中國行,因為這次無暇赴死(James Bond cancels Beijing tour because this is No Time to Die)。電影一時半會看不到了,明星也看不到了,還是觀眾最傷心。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2019-2020:重新回答“中國創新”
2019-2020:重新回答“中國創新”
2020-01-14
95492次瀏覽
2019-2020:重新回答“中國創新”
墨西哥肯德基亡靈節創意活動 歸來的人
墨西哥肯德基亡靈節創意活動 歸來的人
2020-01-08
103991次瀏覽
墨西哥肯德基亡靈節創意活動 歸來的人
受旅行限制影響,蘋果iPhone 12生產準備工作或跳票
受旅行限制影響,蘋果iPhone 12生產準備工作或跳票
2020-02-26
6013次瀏覽
受旅行限制影響,蘋果iPhone 12生產準備工作或跳票
成人网站地址,黄色网域名大全,色情地址播放器,你懂的网站,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