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站内地图
咨询热线:0632-5255588  400-060-7787
您当前位置:ope体育平台 > 新闻中心 > 正文

千亿美元量级,算一算美中贸易逆差背后真实的细账

点击数:   录入时间:2018-11-13 【打印此页】 【关闭

  新华社北京4月6日电 题:千亿美元量级,算一算美中贸易逆差背后真实的细账

  新华社记者

  美国日前公布了对华“301调查”征税建议清单,涉及我约500亿美元出口。中方随即公布了对等措施。

  贸易逆差一直是美国的“心头之痛”,美中贸易逆差更是美国多次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的重要原因。已经被算了几轮的中美贸易账中,还有哪些不能忽略的事实?这本看似不平衡的贸易账是否真的不公平?它折射出中美两国产业发展的路径,也是两国未来发展与合作的重要参考。

  数字账:“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导致逆差统计“虚高”

  美国时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总统备忘录,宣布将对中国500亿至60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征税清单将在15天内公布。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贸易不平衡争端中,被反复提及的中美之间千亿美元量级的逆差因其巨大的体量,以及不同的计算结果,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据美方统计,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的总额为3752亿美元,占中美货物贸易总量的47%;

  而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这一数字为2758亿美元;

  美中贸易逆差到底有多大?为何同一个数据出现不同版本?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说,中美经贸不平衡很大程度上同供应链扭曲有关。据经合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的贸易增值计算方法,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规模至少要减少三分之一。

  在全球价值链时代,某一产品的生产过程在不同的国家或地区进行,传统的算法将全部顺差都统计在终端产品出口国头上,无法客观反映贸易失衡与价值分配。而增值算法,则能真正显示出一国在价值链中的获利情况。

  以苹果手机为例,按照2009年数字计算,一部在中国组装制造的苹果手机批发价为178.96美元,其中仅有6.5美元的价值是在中国产生的,其余都由美国设计商和韩国、日本等零部件供应商获得。

  也就是说,美国的贸易赤字可以分解为美国对日本和韩国等国的贸易赤字,如果将这部分剔除,当年美国对中国在苹果手机上的贸易赤字就从19亿美元减少到7300万美元。

  英国市场分析机构马基特集团的研究显示,从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苹果iPhoneX,其在中国生产的过程仅占其制造成本的3%至6%。

  “我国出口商品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原材料和零部件,出口额中包含的并不完全是我国的附加值。”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说,在中美进出口结构存在巨大差异的情况下,贸易增加值与传统进出口总值相比,更能准确衡量经济体间的贸易利益。

  长期以来,处于全球价值链上的低端位置,让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尽管实际获利有限,但账面数字却大大增加。据中方统计,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的61%来自加工贸易。中国科学院的报告则显示,以增加值口径统计的中美贸易顺差,比以总值口径统计的中美贸易顺差降低44.4%。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像苹果手机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戴尔电脑在上海组装、波音飞机在天津喷漆等等,这也是为何中国电子类产品对美顺差较大的原因。

  贸易逆差的数字还掩盖了中美两国企业在对方国家子公司的销售差额。“贸易不是单纯的进口和出口,还要考虑跨国公司在当地的销售情况。”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张茉楠说。

  以汽车和手机为例,目前,美国通用汽车在华销售量高于其本土市场销售量,而中国目前使用的苹果手机是美国的两倍以上,这些都未能在美中贸易逆差统计中得以正确体现。

  据中国海关统计,外资企业进出口活动产生的中美贸易顺差占中美总贸易顺差的59%,由内资企业进出口活动产生的中美贸易顺差只占中美总贸易顺差的41%。

  德意志银行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总销售差额比贸易差额更能全面体现两国经济关系。总销售差额既包括双方进出口贸易差额,也包括双方通过外商投资或设立子公司在目的地国家直接生产和销售的销售额。

  张茉楠表示,如果扣除跨国公司关联交易,美国贸易逆差将下降2/3,对华逆差下降30%;扣除在华外资企业出口的因素,美国对华逆差将减少73%。

  贸易逆差的统计中,美国统计的口径也存在问题。专家指出,美国笼统地将香港转口贸易部分计入中国,但实际上这里面还有其他经济体的贸易转口。而且美国对出口金额按离岸价格计算,进口金额按到岸价格计算,从而将装卸、运输和保险等费用的双倍数额计入美中贸易逆差,这些都是导致贸易逆差数字“虚高”的原因。

  中美“数字之差”还掩盖了服务贸易领域美国对华顺差迅速膨胀的现实。美国政府引用的贸易数据只包括货物贸易,并没有反映服务贸易,而中国正是美国服务贸易最大的顺差国。

  商务部数据显示,过去十年间,美国服务业对华出口增长了5倍,2016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达557亿美元,约为2006年的40倍。

  中国企业对美国服务业的需求增长,在众多中小型科技企业对美投资中可见一斑。一家位于广州的光电科技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2016年以来,这家企业在硅谷地区积极投资设立研发中心,为此支付了超过100万美元的法律咨询、金融汇兑和劳动力市场服务费用,“未来我们还会扩大在当地的投资,对美国本土服务业的需求还会进一步增长。”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说,一个国家要买,另外一个国家要卖,所以出现顺差逆差,不是政府所能定的,而是由两个国家经济结构、产业竞争力等来决定。

  “美国贸易逆差的统计数据明显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屠新泉说,一国与一些国家是贸易逆差,与另外一些国家是贸易顺差,这是合乎逻辑的,总体贸易平衡才最重要。

  利益账:贸易“不平衡”不等于贸易“不公平”

  美国经常挂在嘴边的“在贸易等方面受到不公平待遇”,常常成为其发起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借口和工具之一。

  然而,贸易不平衡并不等于贸易不公平。

  和中国做生意,美国真的吃亏了吗?

  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在美国。凭借处于全球价值链的高端地位,美国成为最大获益者。以劳动密集型产业为出口主导产业的中国,是美国维持较低通胀率、降低生产成本和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加工工厂”。

  业内人士指出,中美贸易顺差确实存在且数额较大,但不代表中国单方面在中美双边贸易中获取巨大利益。大型跨国企业是主要获利群体,其中不乏美资在华企业。

  美国加州大学的三位学者曾于2007年发表过一篇论文,探讨谁在全球创新系统中攫取了价值。文章以2005年生产的第三代30GBiPod为例,该产品零售价299美元,产品出厂成本为144.4美元。

  零售价与成本价之间相差约155美元,这其中,80美元则作为苹果公司利润。中国负责iPod的组装,从中获得的价值仅有0.11美元。

  从附加值看,中国获利最低;从利润看,跨国公司美国获利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