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老矣,尚能飯否?

搜狐老矣,尚能飯否?


北京時間8月5日,搜狐公布了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經審計的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財報顯示,搜狐Q2的總營收為4.75億美元,比Q1增長了10%,但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其中占最大頭的搜索及搜索廣告相關業務收入為2.76億美元,同比增長僅2%。

由于搜狐Q2營收低于預期,截至收盤,搜狐跌幅逾26%,股價跌破10美元,市值僅有3.51億美元,大約是新浪的七分之一。去年10月,美團創始人王興曾經感嘆:“好久沒關注,搜狐的市值竟然從40億美元左右跌到6.8億美元”。誰知一年時間不到,搜狐的市值直接跌到了4億美元以下,還不如一個季度的營收。

搜狐掉隊,是被討論已久的話題。現階段搜狐的增長核心主要來自張朝陽在門戶時代布局的舊業務:搜狗和暢游,但這兩項核心業務也各有各的問題。一位游戲行業分析師告訴燃財經,暢游對《天龍八部》手游的依賴性很大。這款手游發行于2017年,兩年過去了,暢游還沒有其他成熟的新產品問世。

一位文娛領域的投資人解釋,從根本上說,搜狐如今面臨的境況和創始人張朝陽有很大關系。早年間,張朝陽和董事會曾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博弈,他一度陷入被架空的危機中。這段不愉快的記憶也讓他從一開始就深刻地意識到,將公司實際控制權握在自己手里的重要性。

但在控制權之外,他對整個團隊和業務又保持著相對佛系的態度。那些年,從搜狐走出了很多優秀的創業者,古永鏘、龔宇、陳一舟等,都是可以獨當一面的人,搜狐被稱為視頻界的黃埔軍校,但它唯獨沒有為自己留下更多人才。

財報發布當天,張朝陽更新了十幾條狐友動態。他曾經說狐友將是搜狐的未來,但舊業務增長乏力,新業務遙遙無期,已經成立21年的搜狐,還能打嗎?

搜狐的“舊三架馬車”增長乏力

2016年11月,張朝陽立下flag:搜狐要在3年內重返舞臺中心。但現實是,除了搜狗之外,搜狐沒有一項拿得出手的業務。

財報顯示,搜狐Q2總營收為4.75億美元,同比下降2%,環比增長10%;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歸屬于搜狐的凈虧損(包括暢游晶茂的一次性減值)為5000萬美元,去年同期凈虧損為4900萬美元。

如果按業務劃分,搜狐共有搜索、門戶、游戲和視頻四塊大的業務。其中搜索和搜索相關廣告業務的收入為2.76億美元,同比增長2%,環比增長18%。網絡游戲收入為1.02億美元,同比增長8%,季度環比增長3%。搜狐在財報里解釋了增長原因——進行了相關營銷活動。品牌廣告收入為4400萬美元,同比下降29%,環比增長2%,下降原因是門戶網站和視頻廣告收入的減少。

搜索一直被看作搜狐業績的亮點,但從搜狐的搜索及搜索廣告業務近六個季度的增長勢頭看,并不樂觀,增速在逐季度放緩。

制圖 / 燃財經制圖 / 燃財經

搜狗也有搜狗的煩惱。8月5日,搜狗更新了二季度財報,來自智能硬件的投入虧損仍在繼續,搜索以外的業務收入同比下降了11%。

張朝陽解釋:“盡管目前宏觀經濟下行,我們的收入與預期基本相符。扣除2019年第二季度暢游確認的與映前廣告業務相關的資產減值費用影響后,集團Q2虧損減少至3800萬美元,同比減虧22%。預期第三季度搜狐媒體和搜狐視頻虧損將進一步大幅收窄,集團虧損將降至2200萬至3200萬美元之間。”

他將虧損收窄歸因于搜狐視頻成本的嚴格控制及在線游戲業務的穩健表現。在線游戲業務一直是搜狐的核心業務之一,燃財經歸納了搜狐近6個季度的在線游戲業務收入發現,游戲業務增長波動較大。

制圖 / 燃財經制圖 / 燃財經

搜狐的游戲業務收入主要來自于暢游。暢游2009年上市,搜狐持有其68%的股權。根據暢游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總營收為1.19億美元,同比增長了5%,但環比下降了4%。同時凈利潤為1600萬美元,同比下降逾50%。

“暢游算是這么多大廠里面吃老本比較嚴重的,靠‘天龍八部’死扛。2018年這款產品的收入占到了公司收入的20%以上,但現在這部手游已經出來2年多了,暢游還沒有其他新品出來。”一位游戲領域分析師表示。

2017年,搜狐公布一季度財報時表示,實現3500萬美元凈利潤的暢游,增長主要得益于天龍八部端游和天龍3D手游兩款游戲。到2019年,這一狀況并沒有發生太大變化。

另一位游戲領域的分析師告訴燃財經,暢游沒有新產品跑出來并不意味著沒有創新。他表示,暢游有不少新產品正在研發當中,但發行速度太慢了。“現在市場競爭這么激烈,如果‘多元化’跟不上,暢游就只能跟著天龍八部這個IP進入衰退期。”

他認為,游戲公司最致命的問題就是吃老本,尤其是以研發為主的游戲大廠,拳頭產品表現太強,內部很容易產生惰性。

新業務指望不上

過去一年,社交領域異常擁擠。羅永浩、王欣等都曾加入戰場,但隨即被淹沒在戰場中。在這樣一個時間點,張朝陽推出了一款被看作是微博翻版的社交軟件狐友,并稱狐友是搜狐的未來。

一位社交領域創業者曾對燃財經表示,狐友的產品思維更像是十年前的產物,沒有差異化。現在再做社交需要有與用戶相關性非常高的產品。

而資深運營金龍認為,微博能做起來是因為內容分發效率比中心化的編輯推薦效率高,頭條能做起來是因為算法分發比關注流效率更高。狐友像簡版微博,但沒有比微博更先進、更高效。

據悉,張朝陽對狐友寄予重望。狐友正式版上線之前,張朝陽曾親自“擔任產品經理”,還深度參與了產品設計。

狐友App宣傳語  圖 / 狐友官網狐友App宣傳語  圖 / 狐友官網

除了狐友,張朝陽還想重振媒體業務。為此搜狐相繼舉辦了搜狐新聞馬拉松、狐友國民校草大賽以及5G峰會,這些都被看作搜狐回歸媒體的信號。

事實上,從去年開始,張朝陽強調,要回歸搜狐傳統的媒體特征。一方面,搜狐新聞客戶端會繼續加強機器推薦、分發;另一方面,搜狐會恢復媒體的歷史,打造搜狐科技、搜狐財經、搜狐時尚,從而持續輸送內容。

今年以來,搜狐以新聞客戶端為代表的產品將主要精力放在了改善產品設計和提高內容品質上,以此來擴大用戶規模,提升用戶粘性。

但有分析師認為,這些舉措都不具有戰略意義,無論是新業務還是老業務,搜狐沒有一個能打的。張朝陽曾在一次與鳳凰科技的對談中進行反思:因為過分重視市場和品牌,忽略了產品和技術的重要性,與搜索、社交、電商等大趨勢失之交臂。搜狐的問題在于:業務布局前瞻性不夠,且都處于跟隨者地位。

搜狐有沒有未來?

如果說搜狐的成功歸因于張朝陽,那么搜狐如今的境遇也一定與張朝陽有關。

一位前員工評價張朝陽是個“好人”,“他是個好老板,但不是一個能夠登頂的人。對誰都好的性格決定了他成不了大事。”搜狐的好人文化一直成為談資,也成為它最被詬病的地方。

“公司發展最大的問題肯定是創始人的問題。”一位文娛領域的投資人提到,他評價張朝陽是不那么有執念的人。

“本質上,他和劉強東對公司的掌控欲很像。但他并非獨裁,創始人佛系的好處在于,下屬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只是空間利用不當,就很容易導致整個公司的狼性不足。

張朝陽  圖 / 視覺中國張朝陽  圖 / 視覺中國

近幾年,他也開始花更多時間精力在工作上。據了解,張朝陽以前可不是一個工作狂。他年少成名,坐擁名利,生命剩下的只有享受。為了躲避霧霾,他會在每周末離開北京。

在接受騰訊深網采訪時,張朝陽表示:“我要當一個好的CEO,當一個好的管理者,這是我其中的一個職責。我要起早貪黑把這個事做好,這個事很重要。”

近幾年,在公司內部管理上,張朝陽也在一改“好人文化”。2017年,前搜狐視頻版權影視中心總經理馬可在簽下《不競爭協議》離職后入職優酷,搜狐以違反“競業限制義務”提起仲裁,最終獲勝。

然而這樣的改變或許為時已晚。一位搜狐員工在接受界面采訪時表示,社交、短視頻、直播,搜狐都做得很早,但搜狐一線負責重要項目的人里,已經沒有什么大將能帶領大家真正用心打磨產品,而且團隊也缺乏創業激情。

雖然張朝陽一直通過媒體喊話回歸互聯網舞臺中心,但在這位前員工看來,公司內部卻沒有任何改進措施和擔綱之人。大家的狀態要么是混日子,要么離開。

上述投資人也認為,張朝陽想要改變現狀十分困難。“從他做狐友的思路就能看出來,還是以前的老思路。搜狐還是上個時代的互聯網公司,已經‘老了’。”

同時他還提到,以目前搜狐的市值來看,除非能有一大筆資金,否則業務基本不太可能有大的變動。 搜狐老了,張朝陽的思維也老了,比起大刀闊斧地再戰一場,或許活下來才是搜狐眼下最重要的目標。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廣告文案,不是要說服每個人!
廣告文案,不是要說服每個人!
2019-08-01
848次瀏覽
廣告文案,不是要說服每個人!
岡本和杜蕾斯是怎么過七夕的 ?
岡本和杜蕾斯是怎么過七夕的 ?
2019-08-08
1006次瀏覽
岡本和杜蕾斯是怎么過七夕的 ?
小紅書的“成長禮”
小紅書的“成長禮”
2019-07-31
243次瀏覽
目前尚不清楚小紅書音平臺什么內容違規而暫停下架,也不能基于用戶個別印象進行臆測。今年小紅書用戶呈現指數級增長,UGC內容(包括短視頻、種草筆記等)爆發,給平臺增添了巨大審核壓力,而此番接受整改,則是小紅書進入主流視野遲早要經歷的陣痛。
做爱视频-性交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