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著三甲醫院院長不做,他跳入“醫美”創業大海,結果發現……

2013年11月30日,王志軍告別了“大連大學附屬新華醫院原黨委書記、院長”職務,飛離大連去往成都。自此徹底進入民營醫院,再也沒有回到體制內工作。

跟“醫美”行當大多數醫生被迫留在私立機構不同,王志軍這次主動下海更多的是因為追求。做這次決定前,他已經與成都一家“醫美”機構洽談了三年之久,最后雙方終于達成共識:按照臺灣長庚醫院模式來做管理,打造中國長庚醫院式的民營整形醫院。

從大連到成都三個多小時的航程,不好描述他平靜外表下內心如何翻涌,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過往經歷給他帶來的成就和榮譽感,將成為過去,也將推著他繼續往前走,按照看好的長庚模式管理史無前例的“醫美”理想國。

按照郭樹忠教授的觀點,現在的王志軍喜歡把公立醫院比喻成湖,有些風平浪靜。他在里面游啊游,從科主任到副院長再到院長,擔任中華醫學會醫學美學與美容學分會副主任委員,享受國務院津貼……可以說已經游到名醫名科隊伍中了。而他離開體制,帶著強烈的榮譽感游到“醫美”市場這片大海,是因為特別愿意嘗試新事物。

“當時的認識還比較主觀,覺得醫療服務的對象和技術手段是一樣的,因此在成都的那兩年完全按照公立醫院的方式方法來做管理:打造優良平臺,按照公立醫院的導向,打造名醫名科名院……”

民營醫院主導業績,公立醫院主導質量。當王志軍帶著自己的醫生團隊,去成都管理長庚模式民營醫院時,一開始就遭到了阻力。他認為,信息大爆炸的年代,人的精力和時間有限,要想讓醫生快速成長,必須成為細分領域知識理論和技術最深入的專家。于是根據醫生長項將科室分為五大科室,各科室醫生必須深扎細分領域只做一個項目,如果跨領域做手術,績效將歸于另外細分科室。以獎金和業績為指導的管理,就這樣硬生生壓下了此起彼伏的反對聲。那批反對的醫生再也不愿跨領域做手術,反而后來都受益了。

微信圖片_20190920154157_副本.jpg

但是,并不是每一次堅持都有好結果,因價值觀產生的分歧往往愈演愈烈。以資本為主導的“醫美”機構,重營銷講業績,對以名醫名科名院為導向的公立醫院管理方式并不認可,更不理解將私立“醫美”醫院導出恰到好處的商業化,而不是導出真正市場化的長庚模式。以至于后來到重慶,王志軍一遍一遍對運營人員苦口婆心地講解,在忙著抓績效的同事看來是“聽不懂的廢話”。何況王院長作風嚴謹,僅就“顧客”和“患者”稱謂的問題就折磨了好多年。院內會、班組織會議、國際會議、查房、晨會……所有能講的會議講了不下38次。在營銷為王的“醫美”機構,誰有功夫陪著王院長“咬文嚼字”,探討醫療本質呢?

其實不是這樣的,“在公立醫院做久的醫生都會把語言和行為規范起來。言為心之聲,經常隨口說假大空、不嚴謹的話,就會導致工作不專業、不嚴謹、不規范。你見過說話不規范做事嚴謹的醫生嗎?”

回顧在民營醫院第一段工作經歷,他總結說:“制度和文化實在太重要了!領導是一個機構或團隊文化的創造者和引領者,“醫美”機構的文化是總經理和咨詢師們決定的。雞蛋不能往石頭上碰,人是不能和文化斗的。”

初衷不同,目標理念不同,再磨合結果也是枉然。既然成都這片海不適合自己,“勢必做得贏就守,做不贏就走”。

在重慶聯合麗格整形醫院擔任總院長的幾年,王志軍初心不改,依舊按照長庚模式管理醫院。這位嚴謹的院長在聯合麗格有沒有文化交鋒,激起他的倔脾氣呢?

在聯合麗格接到的第一份任務是抓“存量”。既然接受了任務,就必須干到底,何況是第一個任務。于是王院長帶著隊伍認真操持起來,等到有了點結果的時候,卻遭到一連串經營權與管理內涵的問題,隊伍成員要么換崗要么離職……

與拜金主義的“醫美”市場相比,這樣一位嚴謹又有點較真的醫者,可能更適合在公立醫院和發達國家的私立醫院市場中經營,搞科研和學術創新。但在聯合麗格接到的第二份任務,無疑證明了他市場運作的才能,而且院長“端著”身段拓展業務,依舊搞得風生水起。至今每年一屆的“麗格論壇”已經辦了7屆,專注于醫院人財物管理的培訓,為機構匯聚了一大幫名醫名家,有些醫生的影響力和能力甚至蓋過他本人,而這些名醫后來加入聯合麗格,大大提高了后者的專業水準和管理水平。

“院長,一女士等您會診大半天了,您快幫她診斷下吧!?聽她講‘醫美’美容院怎么害人快要氣死了,真不想和他們打交道。” 采訪被工作人員打斷,隨后辦公室走來一位下巴紅腫的女士。

5年前,她在美容院注射“奧美定”墊下巴,結果一針下去下巴毀了。之后輾轉去了好多機構都未將奧美定取出,1年前好不容易在王院長這取出后,不想奧美定釋放的丙烯酰胺單體化成“水”中了毒。現在只有拖著下巴的時候才稍微舒服點。

縱觀“醫美”丑聞,因求美跳入苦海的案例實在太多,面對這樣一位“只相信王院長”的患者,王志軍從臨床和科研角度循序漸進為她答疑:“奧美定聚合體是沒毒的,但單體會產生劇毒。從臨床案例看,一千多例中只有一例是損害皮膚。你現在有增生的情況,對皮膚影響不大。“醫美”的診斷有時候比腫瘤復雜,因為沒有那么多理論和知識做參考,你現在可以詳細觀察生活細節的影響,以病史和循證醫學為基礎,我們搞清楚炎癥原因,再做進一步治療……”

“好的,被騙那么多次,現在我只相信您!您做的手術就是好!”

“好不是因為手術做得好,是因為我們真的為患者著想……”

獵云網記者對美容院注射奧美定的做法很不理解,卻被告知目前很多美容院開展手術都很常見。

“一味逐利的‘業績派’害了多少人,還在朋友圈秀自己多成功!” 對于劣幣驅逐良幣的醫美亂象,王志軍掩蓋不住憤怒說,“我們沒辦法,如果斗的話很快就被劣幣驅逐掉,還是做好自己吧!”

2019年是王志軍離開體制的第7個年頭,談及離開公立醫院以來的改變與堅持,他表示一直堅持用一個標準要求自己、指導他人,那就是“堅持將隊伍建設進行到底,堅持將技術創新和學術創新進行到底,堅持為公眾提供優質醫療服務,堅持將品牌建設進行到底,質量第一,服務第一,誠信經營。”

對于改變,原來熱衷于參與管理的他,現在對醫院管理不再那么有熱情。“按照概念理解,管理是對人財物資源的全面管理和優質分配,最終目的是提高效率。而‘醫美’的管理更多的是營銷管理,即便最知名的‘醫美’管理專家也這樣認為。這就需要醫美管理者頻繁地跟市場打交道,而跟靠錢說事的市場人員,是很難用現代管理語言去溝通達成共識的。”

從公立醫院游到“醫美”大海,王志軍從未停止過努力。雖然長庚醫院式的民營整形醫院至今尚未建成,但在他影響下的醫生隊伍卻遍布全國各個角落,很多在醫美行當已嶄露頭角,“從這個角度講,不見得沒創立機構就是壞事,但建設一支高效的、能和醫療匹配的市場隊伍卻任重道遠!”

初秋的采訪接近尾聲,記者仿佛在劣幣驅逐良幣的“醫美”行當看到了一抹白,他始終堅持醫者仁心,又顯得那樣孤獨。忍不住問“如果再選擇一次,王院長還會離開體制嗎?”

窗外的綠樹顏色不再煞眼,王志軍坐在沙發上顯得那么安靜肅穆,兩道濃濃的眉毛泛著一絲不羈,過了幾分鐘他回復說:“真的不知道。但是如果早知道‘民營整形美容’的信譽和服務這般,肯定不愿意介入……”


廣告
廣告
最新資訊
“肥宅快樂水”不復往日榮光,百事可樂歡迎顧客來“薅羊毛”
“肥宅快樂水”不復往日榮光,百事可樂歡迎顧客來“薅羊毛”
2019-09-19
1435次瀏覽
“肥宅快樂水”不復往日榮光,百事可樂歡迎顧客來“薅羊毛”
瘋狂收購近2000億美元,AT&T終于承受不住了
瘋狂收購近2000億美元,AT&T終于承受不住了
2019-09-12
851次瀏覽
瘋狂收購近2000億美元,AT&T終于承受不住了
憑什么是庫克?
憑什么是庫克?
2019-09-15
1206次瀏覽
憑什么是庫克?
做爱视频-性交视频-在线观看